挥不去的印象……中国之外的稀土机会难解

影音3D        2019-08-13   来源:嘉嘉漫画
挥不去的印象……中国之外的稀土机会难解

稀土元素丰度极低,因此提取显得相对较难。自从它们在19世纪和20世纪被发现以来,经济性开采技术实质上并没有显著的进步,这里的经济性,包括对矿山资源、矿山周边环境、市场价格等因素的综合评估。

因此,就当前的供应实力和供应格局,稀土想在中国之外有新的机会,成本很高。煤灰、海底、回收或固废转嫁...等等难解的方式,在撷取机会而推进,也面临着众多的挑战(价格的不确定性)。

特别重要的问题是,稀土开采的环境问题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稀土矿中通常含有铀和(或)钍,这两种元素都具有放射性。而同时,世界各国对环境保护重视程度日益高涨。

毫无疑问,稀土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界外的环境法规不改变,市场不雄起,新矿床的成功几率将微乎其微。加之开采的难度等原因,在可预见的未来,生产仍将集中在中国。

中国的需求最大,确保自给等主动权在手

源自内蒙古包头白云颚博的中国稀土,实际上是作为副产品而生产,这是中国的稀土资源具备两条路径的天然优势之一;除此之外,南方离子型稀土矿(重稀土镝、铽)属于相对独有的状况。加之开采和提炼技术成熟,生产成本相对偏低。

且不说资源天生丽质、成本相对低的优势,中国的需求更大。而且,是全球范围的最大,包括直接的内需消耗和间接的制造再出口需求。因为作为全球制造中心,中国为世界提供很多电子等终端产品和零部件。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现和发展,中国稀土形成了资源、开采应用等多方面自给自足的能力。当前,中国可能多年以来以非最大的稀土储量国的身份,主导和承担全球需求的85%左右的供应。

一个澳大利亚公司,把矿石运到他国生产

澳大利亚Lynas(莱纳斯)在马来西亚生产,因为澳大利亚没有那么宽松的环境政策。Lynas绕过环境和其他限制,将稀土加工转移到马来西亚,将稀土生产固废排放转嫁他乡。

埋在地下,埋下隐患;马来西亚人民也懂得。

Lynas关丹稀土厂,一直面对着马来西亚抵抗组织的反对。三菱化学在马来西亚的前生,也许最终会成为莱纳斯马来西亚的后世。稀土生产遗留的固废要回乡,早晚都要回的。

要想在中国之外有机会,高价是一种必然

2018年下半年,很多海外观点都指责中国有意限制生产。然而,这种曲解并非事实。因为想让西方国家有一个挑战的机会,它需要或需要主动刺激稀土保持昂贵的高价格。

事实上,因极低的丰度、矿藏的地理条件苛刻以及挖掘和萃取的破坏性,稀土开采和加工的成本原本就高。

2011年的稀土市场故事记忆犹新,引子和核心都是价格。这一年的稀土价格暴涨数倍,导致国外很多项目迅速开展;而同年稀土价格迅速暴跌,这些项目基本马上停滞。

故事侧印着明显的因果,只有高价格才能保证项目商业化的经济性。

稀土生成的自然条件、提取条件要求苛刻

稀土元素不会出现在方便开采的区域,这里直接导致开采成本提高而且需要大量劳动力。稀土元素在矿石中呈混合状态,分离就是一个挑战:它们大小相同,熔点相似,并且倾向于形成三价阳离子(这意味着它们在电化学上看起来也一样)。

日本海底6000米有重大发现,不过这个地点相当偏远——在南鸟岛以南150多英里的海底。

日本的研究小组通过向海底钻孔10米深的沉积物岩心,确定了一个约2500平方公里(约960平方英里)的区域含有1600多万吨稀土元素,恰好位于日本专属经济区。

然而,稀土元素被埋在6-12英尺深的沉淀物中,埋在4英里深的水中,这意味着实际上开采稀土元素并不容易。如何克服水压、海底地质随采矿会如何变化,前无古人。

煤渣提取、电子垃圾环保回收稀土在路上

在过去的四年里,美国NETL一直在以每年1500万美元的速度资助研发,以评估煤炭开采残留物和燃烧后的煤灰作为稀土来源的潜在用途,进展最快的项目建立了中试装置。问题在于经济性,其实煤灰提取也类似于从稀土矿中提取,因为需要处理大量的废料才能提取出元素。同时铅、镉和砷等有毒物质在残余物中高度集中,如何处理也是个问题。

从电子垃圾中回收稀土元素的技术在实验室也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包括使用无酸溶液的环保方式。回收再利用的方式应该会大有前途,问题在主办方如何比较二者的污染问题以及怎么样去挑战生产中传统原材料渠道及来源。

稀土元素,是实现高科技、是国防军工和节能减排应用不可或缺的关键。

用于导弹制导系统、雷达和航空航天飞行器的其他部件,稀土元素不可替代;应用稀土元素制造的磁体磁性能强而体积小重量轻,使得元件、终端设施小型化,因而更广泛地用于很多工业和民用产品。

“稀罕”、强酸、高温和高压,是挥不去的稀土元素获取印象;欧盟、美国、日韩等国都给稀土元素贴上了“关键材料”、“战略材料”的标签。

然而,中国之外的稀土机会难解。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能够开采、且未必可持续。